安工老生

安工老生

京剧中的生旦净末丑各代表什么意思?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7 04:47    关注度:

  京剧中的生旦净末丑各代表什么意义?

  2013-08-23

  任如居士...

  京剧中的生行指男性脚色,分为老生,小生和武生。老生一般都以唱工为主,也有一种唱工老生,专以念白和脸色见长,代表人物是周信芳。别的,有些唱做之外还重视刀兵武打的老生,叫文武老生。小生指青年脚色,又细分为巾生,穷生,官生。小生中有三大出名门户,代表人物别离是姜妙香,俞振飞和叶盛兰。武生指会技艺的人物,分为长靠和短打两种。武生还可分出武老生,指年纪大的武生。武小生指年轻的武生,周瑜风流潇洒而在疆场上又是手持刀兵的武小生,因而这种脚色被称为文武小生

  旦指女性脚色,按春秋分为老旦和小旦;按性格分青衣和旦角;按武功可分为武旦和刀马旦。老旦指一般老年妇女,唱与念用真嗓,近似老生,动作比生角带有女性色彩。旦角代表性格活跃,无邪和泼辣的青年女子,服装以袄裤为主,表演上着重京白与各类动作。武旦,顾名思义是指会技艺的女性脚色。其表演动作既要勇敢善战,又要婀娜多姿。打破青衣与旦角的边界,兼有二者特点并接收了刀马旦表演特点的一个新行当“花衫”是王瑶卿和梅兰芳所创,便与表示更多分歧的妇女性格。四大名旦教员王瑶卿把他们表演特点归纳综合为4句话:梅 兰芳的‘相’,程砚秋的唱,尚小云的‘棒’,荀慧生的‘浪’。此外,还有一些未被归类推举,但功力深挚,艺术成绩较高的坤旦,满台升辉,都深受泛博观众的喜爱和推崇

  也叫花脸,由于脸上涂抹大量颜色,是性格与边幅有特点的男性脚色。用宽音,鼻音和假音演唱,讲究胸腔和颅腔的共识,一般多念韵白。重唱工的净叫“正净”,也叫“大花脸”或“铜锤”。偏重表演身材,功架与对白的净叫“副净”,也叫“架子花”或“二花脸”当今最出名的演员是袁世海。净的表演程式是最夸张的,特别是脸面的化妆,涂上各类图案和斑纹。对于分歧人物的脸有各类分歧划定的图案。

  保守曲脚色行当。饰演中年男性。宋杂剧中已有末呈现。明清戏曲都有这行角色,表演上根基与生、外不异。近代有些剧种(如京剧),末脚已逐步成为生行的次要角色,如《李陵碑》的杨六郎、《文昭关》的皇甫讷等即划定由末饰演。目前已不再有此区分,但有些剧种(如汉剧等)则仍作为一个次要行当。

  “丑”指边幅丑恶的人物,一般在鼻子处沟画一块白,所以叫“小花脸”。丑次要分“武丑”,“文丑”和“一般丑”三种。武丑是会技艺的丑角,又叫“启齿跳”这是由于要擅长念白和腾跃之故。文丑是不会技艺的丑角,常常是风趣好笑的人物。大哥诙谐的人物为“老丑”如《女起解》里的崇合理。“彩旦”一般指春秋较轻的,扮相出格夸张的女性丑角。

  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

  生,素脸男角,又分 小生、老生、武生;旦,女角,分 旦角、老旦、青衣、刀马旦;

  丑, 文丑、武丑

  末,多为中年以上的男性。现实末行专司引戏本能机能,如打头出场者,反其义而称为“末”的。能够认为老生的一种。。。

  中国戏曲中人物脚色的行当分类,按保守习惯,有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和“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”两种分行方式,近代以来,因为不少剧种的“末”行已逐步归入“生”行,凡是把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作为行当的四种根基类型。每个行当又有苦干分支,各有其根基固定的饰演人物和表演特色。此中,“旦”是女脚色的统称;“生”、“净”、两行是男脚色;“丑”行中除有时兼扮丑旦和老旦外,大都是男脚色。

  一般来说,“生”、“旦”的化妆,是略施脂粉以达到美化的结果,这种化妆称为“俊扮”,也叫“素面”或“洁面”。其特征是“千人一面”,意义是说所有“生”行脚色的面部化妆都大体一样,无论几多人物,从面部化妆看都是一张脸;“旦”行脚色的面部化妆,也是无论几多人物,面部化妆都差不多。“生”、“旦”人物个性次要靠表演及服装等方面表示。

  脸谱化妆,是用于“净”、“丑”行当的各类人物,以夸张强烈的色彩和幻化无限的线条来改变演员的本来面貌,与“素面”的“生”、“旦”化妆构成对比。“净”、“丑”脚色的勾脸是因人设谱,一人一谱,虽然它是由程式化的各类谱式构成,但倒是一种性格妆,间接表示人物个性,有几多“净”、“丑”脚色就有几多谱样,不相类似。因而,脸谱化妆的特征是“千变万化”的.

  “净”,俗称花脸。以各类色彩勾勒的图案化的脸谱化妆为凸起标记,表示的是在性格气质上粗犷、奇伟、豪放的人物。这类人物在表演上要音色宽阔宏亮,演唱粗壮浑朴,动作造型线条粗而顿挫明显,“色块”大,大开大合,气宇恢宏。如关羽、张飞、曹操、包拯、廉颇等便是净扮.

  净行人物按身份、性格及其艺术、手艺特点的分歧,大体上又可分为正净(俗称大花脸)、副净(俗称二花脸)、武净(俗称武二花)。副净中又有架子花脸和二花脸。丑的俗称是小花脸或三花脸。

  正净(大花脸),以唱工为主。京剧中又称铜锤花脸或黑头花脸,饰演的人物有《将相和》的廉颇《铡美案》的包拯等,大多是朝廷重臣,因此以气宇恢宏取胜是其造型上的特点。

  副净(也可通称二花脸),又可分架子花脸和二花脸。架子花脸,以唱工为主,重身材动作,多饰演豪爽骁勇的反面人物,如鲁智深、张飞、李逵等、也有扮背面人物的,如京剧中抹白脸的曹操等一类也由架子花脸饰演。在其它剧种里大多不称架子花脸,有的剧种叫芒鞋花脸,如川剧、湘剧等。二花脸也是架子花脸的一种,戏比力少,表演上有时近似丑,如《秘诀寺》中的刘彪等。

  武净(武二花),分重把子工架和重跌朴摔打两类。重把子工架一类饰演的人物如《金沙岸》的杨七郎、《四平山》的李元霸等。重跌朴摔打一类,又叫摔打花脸。如《挑滑车》中牛皋为架子花脸,金兀术为武花脸,金兀术的部将黑风利为摔打花脸.

  “丑”(小花脸或三花脸),是喜剧脚色,在鼻梁眼窝间勾勒脸谱,多饰演风趣调笑式的人物。在表演上一般不重唱工,以念白的口齿清晰流利为主。可分文丑和武丑两大分支。

  我俄然对“生旦净丑”四个字的来历发生了猎奇,查阅一些材料找到了具体注释,很是成心思,这里引见一下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是京剧的四个行当。其名称的由来,传说是取其反意。

  “生”,是陌生的意义,而演员演戏最隐讳的就是生。取“生”字,意在要求生角的表演要纯熟成熟。“生”有“小生”(墨客)、“武生”、“老生”(文的挂黑胡子,武的挂红胡子)、“老生”。

  “旦”,指旭日东升,代表阳,指男性。而花旦演的是女性,女属阴,反其意为“旦”。“旦”有“青衣”、“旦角”、“刀马旦”、“彩旦”、“老旦”(亦名婆旦)。

  “净”,即洁净清洁。而净角都是满脸涂彩的大花脸。看起来很不清洁,不清洁的背面就是净,因此得名。“净”有“花脸”、“架子花脸”、“小花脸”、“二类花脸”、“铜锤花脸”、“黑头”等。

  “丑”,按属相,丑属牛,牛性笨。“丑”即成了“笨”的代名词。而演丑角,则要求性格开畅、伶俐伶俐,取“丑”字,意在提示演员不要像牛那样笨。“丑”有“文丑”、“武丑”和“小丑”。“丑”以类分有一类丑(表演反面人物)、二类丑(表演花花令郎)和三类丑(表演小市民)。

  不外,就在此说正盛时已有人指出其谬。如明代文学家祝枝山的《猬谈》中说:“生、净、旦、末等名,有谓反其事而称,又或托之唐庄宗,皆谬云也。

  生即须眉,旦曰装旦色,净曰净儿,末曰末泥,孤乃官人,即其土音,何义理之有?”这就明大白白地否认了戏曲脚色“反喻”的说法。

  那么,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的名称到底是怎样来的呢?

  先说“生”。祝枝山说:“生即须眉。”说得简单,却合情合理。先生、后生、儒生以及张生、李生等等,此中“生”的本来寄义不都是对男性的称呼吗?有人可能感觉这太简单、通俗了,硬要去考据此中的奥妙,成果就生发出一些牵强附会的说法。

  再说“旦”。人们常想弄大白为什么舞台上的女性要称“旦”?戏剧史家周贻白认为,“旦”字系由“姐”字演变而来。挨次是先有“姐”,由“姐”讹为“妲”(宋杂剧中有《老孤遣妲》、《双卖妲》、《褴哮店休妲》,“妲”皆“姐”之讹),再由“妲”简笔为“旦”(金元院本中有《旦判孤》、《酸孤旦》,本来的《老孤遣妲》成了《老孤遣旦》)(见周贻白《中国戏曲论集》)。“姐”历来是对女性的称呼,既然“旦”即“姐”之讹,那么“花旦”专演女性也就很好理解了。

  再说“净”。元人柯丹丘认为“净”即“靓”之讹。他注释说:“傅粉墨献笑供诌者,粉白黛绿,古谓之靓装,今俗讹为净。”“净”用脸谱,确是粉白黛绿,合适“靓”的寄义,笔者认为柯丹丘的说法是靠得住的。

  说到“丑”,其实不消注释,无非是相对于“俊”来说的。人们不是常说“丑扮”、“俊扮”吗?“丑角”饰演的人物虽不满是坏人,但大都须在鼻梁上抹一块白粉,其抽象终究是丑的。

  “末”行饰演中年以上须眉。在北杂剧中,末称“末泥”或“末尼色”,泛指末本正角,与宋元杂剧所称的“生”同,而与“末”的涵义分歧。宋元南戏所称之“末”实即“副末”,除担任报台,引见剧情梗概和剧目主题的开场外,还在戏中饰演社会地位低下的次要角色。昆剧“末”行是继宋元南戏角色轨制成长而来,按照南昆的路子,包罗老生、副末、老外三个家门,约在清代中叶初步定型。

  生:男性 小生 老生 武生

  末:年纪较大男性

  丑:丑角 文丑 武丑

  戏曲脚色名称的由来,历来众口一词。一个比力遍及的说法是: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是用“反喻”取名的,这其实是个很老的传说,早在杂剧、传奇风行的时代就有了。不外,就在此说正盛时已指出其谬。如明代文学家祝枝山的《猬谈》中说:“生、净、旦、末等名,有谓反其事而称,又或托之唐庄宗,皆谬云也。生即须眉,旦曰装旦色,净曰净儿,末曰末泥,孤乃官人,即其土音,何义理之有?”这就明大白白地否认了戏曲脚色“反喻”的说法。

  先说“生”。祝枝山说:“生即须眉。”说得简单,却合情合理。先生、后生、儒生以及张生、李生等等,此中“生”的本来寄义不都是对男性的称呼吗?有人可能感觉这太简单、通俗了,硬要去考据此中的奥妙,成果就生发出一些牵强附会的说法。

  再说“旦”。人们常想弄大白为什么舞台上的女性要称“旦”?戏剧史家周贻白认为,“旦”字系由“姐”字演变而来。挨次是先有“姐”,由“姐”讹为“妲”(宋杂剧中有《老孤遣妲》、《双卖妲》、《褴哮店休妲》,“妲”皆“姐”之讹),再由“妲”简笔为“旦”(金元院本中有《旦判孤》、《酸孤旦》,本来的《老孤遣妲》成了《老孤遣旦》)(见周贻白《中国戏曲论集》)。“姐”历来是对女性的称呼,既然“旦”即“姐”之讹,那么“花旦”专演女性也就很好理解了。

  再说“净”。元人柯丹丘认为“净”即“靓”之讹。他注释说:“傅粉墨献笑供诌者,粉白黛绿,古谓之靓装,今俗讹为净。”“净”用脸谱,确是粉白黛绿,合适“靓”的寄义,柯丹丘的说法是靠得住的。

  说到“丑”,其实不消注释,无非是相对于“俊”来说的。人们不是常说“丑扮”、“俊扮”吗?“丑角”饰演的人物虽不满是坏人,但大都须在鼻梁上抹一块白粉,其抽象终究是丑的。

  京剧行当又称脚色,次要可分为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五大行当。

  1.生 行 简称“生”。生行分为老生(老生)、红生、小生、武生、娃娃生等。为京剧中的主要行当之一。

  老生(老生):即中年以上的剧中人,口戴胡子(髯口),因性格与身份的分歧,可分为安工老生或称唱工老生(如饰演帝王、权要、文人等),靠把老生(如饰演武将),衰派老生(如饰演穷困失意之人等)。

  红生:为勾红脸的老生,如饰演关羽、赵匡胤等。

  小生:指演剧中的翎子生(带雉翎的上将,贵爵等),纱帽生(官生)、扇子生(墨客)、穷生(穷酸文人)等。

  武生:为戏中的武打脚色,穿厚底靴的叫长靠(墩子)武生,穿薄底靴的称短打(撇子)武生。

  2.旦 行 简称“旦”。分青衣、旦角、武旦、刀马旦、老旦、贴旦、闺旦等脚色。花旦全为女性。

  青衣:以唱为主,饰演贤妻良母型脚色。

  旦角:亦叫花衫,以服装花艳为特色,以演皇后、公主、贵夫人、女将、小贩、村姑等脚色为主。

  武旦、刀马旦:为演武功见长的女性。

  老旦:用本噪子演唱,多为中老年妇女。

  3.净 行 简称“净”,亦叫花脸。净角指脸画彩图的花脸脚色,看来并不清洁,故反其意为‘‘净”净行分如下几种脚色:以唱为主的铜锤花脸与黑头花脸;以工架为主的架子花脸,如上将、僧人、绿林豪杰及武花脸与摔打花脸等。铜锤花脸称正净,架子花脸叫副净、武工花脸名武净,武二花脸言红净,在表演气概上均有分歧的特色。

  4.末 行 简称“末”。该行当多为中年以上的男性。现实末行专司引戏本能机能,如打头出场者,反其义而称为“末”的。

  5.丑 行 简称“丑”。剧中丑行勾脸,而勾勒“三花脸”,面谱与花脸有很大区别。

  丑行又分文丑、武丑。文丑中又分为方巾丑(文人,儒生);武丑,专演跌、打、翻、扑等武技脚色。按照动物属相,丑属牛,牛性笨,丑为笨的代名词。但舞台上的武丑亦叫启齿跳,而能说能跳,表表演活跃伶俐,善演武功武技的脚色,此与牛的丑笨性又完全分歧。

  京剧的行当分为生、旦、净、丑四大类。但在初期,京剧的行当仍分为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五大类,后来才把生行和末行归并,打消了末行。

  中国戏曲中人物脚色的行当分类,按保守习惯,有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和“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”两种分行方式,近代以来,因为不少剧种的“末”行已逐步归入“生”行,凡是把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作为行当的四种根基类型。每个行当又有苦干分支,各有其根基固定的饰演人物和表演特色。此中,“旦”是女脚色的统称;“生”、“净”、两行是男脚色;“丑”行中除有时兼扮丑旦和老旦外,大都是男脚色。

  “生”分老生、小生、武生、红生四种。

  老生有文老生和武老生之分。文老生分唱工(如《碰碑》之杨继业)和做派(如《四进士》之宋士杰)两类;武老生分长靠(如《定军山》之黄忠)和短打(如俐陆潼山)之秦琼)两类。小生分扇子、雉尾、官衣、穷生、武小生五类。扇子小生如《西厢记》之张珙,雉尾小生如《群英会》的周瑜,官衣小生如《玉堂春》的王金龙,穷生如《评雪辨踪》的吕蒙正,武小生如《八大锤》的陆文龙。武生分长靠(如《长坂坡》之赵云)和短打(如《三岔口》之任堂惠)两类。红生是勾红脸的人物,如三国戏中的关羽,《风云会》中的赵匡胤。从红生的扮相、涂面看,它应属“净”行,但其唱念则与老生戏同。初期京剧擅长关羽戏之程长庚、汪桂芬都属老生行,故红生戏也合并为“生”类。

  “旦”分青衣、旦角、花衫、刀马旦、武旦、闺门旦、打趣旦、泼辣旦、贴旦、老旦等。

  青衣因演员穿青衫子而得名,侧重唱工与念白,如《武家坡》的王宝钏,旦角以穿裙袄、裤袄为特征,侧重唱工与说白,多饰演年轻活跃之女性,如《铁弓缘》的陈秀英;青衣和旦角在念白上也有区别,前者念韵白,后者念京白。花衫是京剧前辈艺术家王瑶卿、梅兰芳熔青衣、旦角于一炉而缔造出来的,如《玉堂春》的苏三,刀马旦饰演女性中娴熟技艺者,但只要工架式的武工,不大开打,如《穆柯寨》之穆桂英,武旦侧重武工,应会“打出手”,如《十字坡》的孙二娘;闺门旦多饰未婚少女,表演活跃但有节制,如《拾玉镯》之孙玉姣;打趣旦重唱工、说白,饰演风流调皮一类女性,如《打面缸》的周腊梅;泼辣旦顾名思义,多饰演性格泼辣之女性,如《坐楼杀惜》之阎惜姣;贴旦是从明清传奇中“贴”角演化来的,有补助、陪衬之意,是剧中次要女角,如《西厢记》之红娘,老旦饰大哥妇女,如《辕门斩子》的佘太君。除老旦用本嗓演唱外,其余花旦一律唱小嗓。

  净俗称大花脸,分铜锤、架子、武花、摔打和二花脸等类。

  铜锤花脸因《二进宫》中徐延昭怀抱铜锤而得名,表演上侧重唱工,《铡美案》中的包拯也属这一类;架子花脸侧重工架与唱工,如《群英会》的曹操;武花脸侧重武工与工架,如《定军山》的夏侯渊;摔打花脸与武花之重工架分歧,侧重扑跌摔打,如《恶虎村》之郝文,二花脸是次要的净角,如《四进士》的姚廷椿。

  丑俗称小花脸,分文丑、武丑两类。

  文丑有袍带丑、方巾丑、毡帽丑、巾子丑、彩旦等。袍带丑饰演仕宦,多用京白,有时也用韵白,如《打面缸》中的大老爷,方巾丑是戴方巾的自命风流儒雅的读书人,念白用韵白,如《群英会》之蒋干,毡帽丑多饰贩子小人物,别名茶衣丑,如《一匹布》的张古董;巾子丑也饰小人物,表演气概较毡帽丑宛转些,如《苏三起解》的崇合理;彩旦即女丑,是丑角中独一的女性,如《拾玉镯》的刘婆。武丑别名启齿跳,重说白、武技与唱工,如水浒戏中的时迁。

  类型,在京剧特地名词里称作“行当”。

  生行是饰演男性脚色的一种行当,包罗老生、小生、武生等。

  旦行是饰演女性的脚色,分青衣、旦角、武旦、老旦等。

  净行俗称“花脸”,一般饰演男性脚色,分正净、副净和武净。

  丑行又称“三花脸”,多演伶俐诙谐或阴险奸刁的脚色。

  《国学源流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人生百味,有奖征文邀你共品!

http://jvcreation.com/agls/188/
上一篇:文武老生 下一篇:京剧中“工老生工文武老生”什么意思啊?

报名参赛